《歷史秘話》世界上竟有這麼認真的魔王 織田信長 2019/4/3


4月3日的新一季NHK《歷史秘話》,介紹日本史人氣最高的人物–織田信長。並且要引用最新研究來解析信長。副標題《世界上竟然有這麼認真的魔王是否弄錯了什麼》(私譯),總讓人有種輕小說的感覺。月翔兵長將FB粉絲頁分成三次連載介紹的內容,統整於本篇來介紹。

《歷史秘話》世界上竟有這麼認真的魔王 織田信長①


首先,節目開頭先提到,一般世人對於織田信長的刻板形象,大多來自江戶時代的創作,如《繪本太閤記》之類。確實目前發現跟信長有關的史料,數量大約只有1500,比起秀吉還有家康都少。




■第一章「(真實的)信長之野望 重振室町幕府」

節目先用戲劇的方式來看通說中的信長。在通說中,野心沖天的信長聽說足利義昭的事情,認為這是掌握天下的大好機會,他擁立義昭上洛,只是為了利用義昭的虛名。節目引用了德富蘇峰(1863-1957)的著作《近代日本國民史》,信長限制義昭的自由,利用將軍的虛名。




節目在新說引用的論點,認為信長其實並未抱持統一天下的野心。東大史料編纂所的金子拓副教授認為,信長所使用的「天下布武」印鑑,本意是「輔助將軍安定京都為主的畿內地區」。




為什麼這麼說呢?因為有一說認為「天下」指的是京都為中心的五畿內。節目認為信長對義昭保有敬意,認真努力地想要協助義昭,重振室町幕府來安定局勢。節目中也提到,信長協助義昭上洛之後,義昭稱信長為父親,當信長要離開京都的時候,義昭還淚眼汪汪依依不捨。


信長前腳才剛離開,三好勢力就發兵攻打位在京都本國寺的義昭。信長得知消息,立刻率領軍隊從岐阜狂奔到京都相救。事後為義昭在二條附近興建(舊)二條城。規模不亞於德川家康興建,現在被認定為世界遺產的二條城。



節目認為,信長跟義昭的關係,本來應該是甜蜜蜜,義昭笑得甜蜜蜜~。信長很努力地要讓天下安寧,無奈後來足利義昭任性妄為,才會發生信長跟義昭的對立。


■月翔兵長的想法


月翔兵長認同《甫庵信長記》等刻板形象對於後世的影響太大,應該要從《信長公記》甚至於是當世的第一手史料來研究。

不過節目所提的「新說」,兵長認為有點斷章取義。確實信長擁立義昭上洛的前幾年,信長並沒有跟幕府做對的意思,以行為來看也是協助幕府。但如果要說信長一直對室町幕府不棄不離,是義昭自己搞臭雙方關係,那就有點過度解釋了。


為什麼會這麼說呢?這要從信長擁立義昭後的動作來看,以室町幕府的政治來看,最早是將軍為頂點、管領守護大名在京輔佐將軍的型態。但如我們所知,應仁之亂後,大名不願留在京都,紛紛回到自己的領國穩固自己的地盤。

信長在上洛之後,足利義昭想讓信長擔任副將軍、管領,都被信長給拒絕了。月翔兵長認為,信長在這時候雖然沒有反幕府的意思,但也不願意納入義昭希望的舊體制。


其次,節目的論述跳過了一個關鍵事件


在信長為義昭修築充滿愛與關懷的(舊)二條城後,信長突然跟義昭意見不合所以回岐阜(『多聞院日記』),然後信長發了「五箇書」給義昭,要義昭發御內書時要抄副本給信長、而且還說既然信長奉義昭的旨意治理天下,今後凡事交由信長來處理,義昭只要負責對朝廷的聯絡即可。信長這封「五箇書」,時間點正好是信長從岐阜狂奔到京都拯救義昭的一年後。


「五箇書」事件的四個月後,發生了淺井長政跟朝倉聯手反信長的『金崎撤退戰』,從這一點來看,信長跟義昭的主題曲,已經從「甜蜜蜜」變成陳奕迅的「最佳損友」了。


「朋友~你試過將我營救(岐阜狂奔到京都)
 朋友~你試過把我批鬥(寫五箇書來批評)
 無法再與你交心聯手
 畢竟難得有過最佳損友」


《歷史秘話》世界上竟有這麼認真的魔王 織田信長②

昨天為各位戰友介紹了NHK歷史秘話的《世界上竟然有這麼認真的魔王是否弄錯了什麼(私譯)》中,對於「天下布武」的爭議。今天我們的焦點是,談論到信長時一定會提到的「燒殺比叡山」




■認真魔王的忙碌日常~是個很會寫信的魔王呢~

在節目中,東大史料編纂所的金子拓副教授指出「信長擁義昭上洛之後,積極地發書狀調停各地的紛爭,藉以恢復幕府的威信。」關於這一點,對於戰國時代剛入門的戰友可能不太理解,月翔兵長先簡單介紹這個論點。



如果有看兵長「足利十五代&戰國時代」連載文的戰友,應該知道南北朝分裂,加上「觀應之擾亂」事件(「足利十五代系列文」中刁蠻弟弟與黑執事的對立),日本各地的武士以自己的實力立足,而室町幕府又缺乏直屬自己的軍力,需要各地方勢力的支持,因此土地的紛爭以及治權(簡單來說就是搶地盤)就成了重點。只要幕府能夠有效排解土地紛爭,讓大家都心服口服的話,幕府的威信自然能提升。

舉例來說,劍豪將軍足利義輝(義昭的哥哥)當年跟三好相爭流亡在外時,積極調停伊達家的內鬥、承認謙信老爸的地位,拉攏地方派系來穩固自己的勢力。


■認真魔王的忙碌日常~怎麼一轉眼就被包圍了~



節目中介紹,信長介入若狹國的紛爭,攻打從屬於朝倉底下的武藤氏,最後跟朝倉展開正面衝突。但是信長的妹婿淺井長政突然『謀反』,信長趕快逃回京都,史稱為金崎撤退戰。

隨後信長受到各地勢力包圍,我們稱之為信長包圍網。節目將這一段簡單帶過,只提到「朝倉+淺井」逃入比叡山,認真魔王織田信長寫信給比叡山延曆寺,要求延曆寺協助織田,最起碼要保持中立,不然我就燒你全家。




經過一年之後,延曆寺還是不理不睬,『無可奈何』的信長發動全面攻擊,殺入延曆寺殺人放火。這件惡行受到京都公卿的責難。不過根據考古研究,信長燒殺的部分可能僅限於比叡山的部分範圍,而非發地圖炮全面燒殺。


■比叡山延曆寺怎麼那~麼~厲~害~?

相信看到這裡的戰友,應該會有不少人斥責「比叡山延曆寺的僧人不專心修佛法,糾集軍隊反抗信長、還喝酒吃肉不守戒律,根本就是自取滅亡」但是事情並非如此單純。


比叡山延曆寺的開山祖師最澄,在天皇遷都平安京之前就在此結草廬修行,桓武天皇遷都平安京後,皈依於最澄門下。天皇允許最澄到長安留學,帶回許多佛教經典,比叡山延曆寺成為跟鎮守京都的鬼門,並與皇室有關的名剎。在戰亂的年代中,寺廟為了守護山頭以及莊園,擁有了自己的武裝勢力。

舉個例來說,鎌倉時代的守護跟比叡山延曆寺起了衝突,守護的兒子損壞了神鏡,最後比叡山扛著神轎到京都去告狀。堂堂守護的兒子被斬首,守護因罪被貶到薩摩,從這一點就可以看到比叡山延曆寺的影響力。

擁有自己的軍力、有強大的政治影響力並跟皇室有淵源、又有強大的宗教力量。如此強大的地方勢力,我想只能拿台中大甲區的宗教勢力來做比擬了。如果哪一天台灣有哪個政治人物,要介入台中大甲區的宗教勢力的話,掀起政治圈與民間的反彈聲浪也不足為奇。對於比叡山延曆寺的影響力,我們先簡述到這裡為止。不然戰友就要跟兵長說「寫信告訴我,今天海是什麼顏色(笑)」


從上面的解說來看,信長燒殺比叡山之事,給當時的人們非常大的衝擊。公卿的日記『言繼卿記』紀錄僧俗男女三四千人遭到殺戮,王法破滅。皇室的紀錄『御湯殿上日記』紀錄,對這件慘事的悲憫之情,簡直是筆墨難以形容。

從皇室與公卿的角度來看,王法(政治)與佛法是維持國家的兩個車輪,也難怪皇室跟公卿對信長的行為如此震驚了。


■第六天魔王誕生



比叡山延曆寺是天台宗的總本山。比叡山事件之後,武田信玄曾在書信中以「天台座主沙門信玄」自稱。而信長則自稱「第六天魔王」來回敬信玄。所謂的第六天魔王,指的是天界第六層天之主,阻撓佛法傳世。


節目中為信長抱屈,認為信長自稱魔王,只是一種互嗆(日文稱為「売り言葉に買い言葉」,意思是面對別人的言語挑釁,以同樣言語回敬)的行為。沒想到就留下「魔王」這個負面的印象,其實信長是認真努力又勤王尊幕府的人物啊。

從信長對待宗教勢力的方式來看,信長確實不是個佛敵,舊勢力的東寺、興福寺都安然無事,唯有比叡山延曆寺,還有跟信長打了十年戰爭的本願寺及一向一揆受到信長的武力剿平。


在火燒比叡山的段子之後,在這裡要提醒各位戰友,今天是清明節,大家掃墓的時候也要注意用火安全喔。


《歷史秘話》世界上竟有這麼認真的魔王 織田信長③


在連假的最後一天,為各位戰友介紹NHK歷史秘話《世界上竟然有這麼認真的魔王是否弄錯了什麼(私譯)》最終章。信長跟足利義昭撕破臉、本能寺之變、還有隨著時代不同產生變化的信長評價。

■信長與義昭「最佳損友 2.0 合唱版」

首先月翔兵長先介紹節目的說法,節目中提到義昭擅自沒收神社的領地賜給部下,這種不合道理的事情引來信長的不快。因此信長又寫了十七條異見書,規勸義昭應該要恪守法規、負起侍奉朝廷的責任。但是忠言逆耳,『不乖』的義昭認為信長目中無人,最後信長無奈地舉兵攻打足利義昭。




雖然信長在戰場上打贏義昭,但是『仁慈』的信長還是不願意殺害義昭,最後放逐義昭,室町幕府也因此滅亡。失去了義昭以及幕府之後,信長決定直接跟朝廷聯絡,奉上了大筆的金銀與土地,在經濟面上支援朝廷,真是一個忠君愛國滅私奉公的認真信長啊~~

最佳損友2.0 合唱版(織田信長&足利義昭)

信長:「生死之交當天不知罕有 到你變節了至覺未夠」
義昭:「多想一天 彼此都不追究 」
合唱:「相邀再次喝酒 待葡萄成熟透」

信長:「但是命運入面每個邂逅」
義昭:「一起走到了 某個路口」
合唱:「是敵與是友 各自也沒有自由 位置變了各有隊友~」

關於這段論述,有很多值得玩味的地方,我們留到最後再來討論。







■本能寺之變與萬變的信長評價

節目接下來話鋒一轉,金子拓副教授也語帶曖昧的說「信長的某一個行動,跟他長久以來的天下靜謐政策產生矛盾」。這件事情就是『攻打四國』,織田信長決定攻打四國的長宗我部元親。






但是長宗我部元親的擴張,並不妨礙信長的天下靜謐政策。這件事情讓卡在中間的光秀很難做人,光秀身為信長的家臣,必須要服從命令,但是光秀一直以來負責織田跟長宗我部之間的聯絡管道,光秀也為元親感到委屈。就在攻打四國的前夕,發生了本能寺之變。認真魔王織田信長就這樣被歷史的洪流給淹沒了。


節目認為,信長是一個為國為民認真向上的好青年。為什麼會變成魔王的形象呢?京都大德寺所藏的信長像,根據科學分析的結果發現,有人在原本的畫像上面刻意重新上色,將原有的華麗形象改得比較簡樸,表示有人刻意要打壓信長的形象。以時代來做分析,很有可能是秀吉下的指令。江戶時代的二創《甫庵太閤記》、《甲子夜話》的「黃鶯不叫就殺了牠」的這些形象,將信長給汙名化。直到明治維新之後,皇室認為信長是個尊君愛國之人,又在教科書中重新建造的信長的形象。






■兵長流解析

這次歷史秘話的論點過於一廂情願,甚至有種先射箭再畫靶的問題。

我認為信長的研究正方興未艾。針對史料的分析,學界有很多不同的解析與評價,節目製作單位為了強化「認真魔王」的形象,只取同類型的論述來做架構。這一點實在很可惜。

為什麼這麼說呢?首先從義昭與信長的互動來看。關於節目提到的「十七條異見書」,義昭沒收神社土地賜給部下的同時,義昭也要求部下負擔神社祭典所需的開銷(這一條的內容很多,有機會我們再來詳談)。另外「十七條異見書」最後一條引用『足利義教將軍被暗殺」的史例,表示信長暗示義昭說「你如果不聽話,你哪天死在路上也不奇怪唷」

媽啊!義昭可以向法官申請保護令嗎?
這不是恐嚇,什麼才是恐嚇。

另一方面,節目提到信長放逐義昭之後,積極地與朝廷打好關係。但是節目卻省略了後面的發展,信長辭退朝廷賜官,推舉自己的家臣任朝廷官職。在本能寺之變的五年前,信長晉升為右大臣,但是隔年就辭退右大臣。一個擁有全日本最大勢力,哪天統一日本都不奇怪的人,卻不願意接受朝廷的官職。對朝廷來說,這難道不讓人感到奇怪甚至害怕嗎?

信長當時不願意接受幕府體制的副將軍、管領,日後放逐了將軍義昭。今天信長不願意接受朝廷的官位,日後會不會廢了朝廷?如果信長對朝廷得戮力奉公,真如節目說得這麼誠摯的話,就不會有「三職推任+本能寺之變朝廷黑幕說」的說法了。

■百變的織田信長



如同金子拓副教授在節目最後所說「我所認知的信長,不過是信長的其中一個面像而已。我認為信長的研究,還有很長的路要走」。這次歷史秘話的『世界上竟有這麼認真的魔王 織田信長』,也只是節目製作單位挑選了一部分的研究結果,呈現出來的部分解析而已。

《歷史秘話》是一個入門級的歷史節目,兵長建議大家抱持著「原來有這個說法啊,很有趣呢」的心情來收看,不太適合全盤接收,歷史的研究還有很遠很遠的路要走。各位戰友有興趣的話,也可以藉由閱讀前人的解析與論述,建立起自己的史觀唷。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